读者故事|每一束光都有穿越森林的力量

读者 2016-10-10

“我服你了,哥!”

初中复读班的班主任刘老师前段时间忽然给我打电话,我深感意外——因为毕业之后我陆陆续续同学校的老师和同学断了联系,隔了这么久,刘老师居然还记得我。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刘漱考上北师大了,有时间你们可以见一面。”

我听完整个人都懵了。

心里问:“谁?刘漱?那个捣蛋鬼刘漱!考上北师大!”

但心里一想,刘老师口中的刘漱应该是重名,毕竟刘漱和我同侪,今年也25岁,这个年纪,读研究生也该毕业了。

“刘老师,你说的刘漱?”

我想要确认。

“没错,就是和你同班的那个刘漱。这孩子不容易。听贺老师说你在北京工作,我于是问她要了你的电话。刘漱开学前还提起你,说你当初给他同学录上写的签名,他至今还保存着,说你的字好看,又说起了当年你们一起玩儿的往事,他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如果有什么麻烦到你的地方,你力所能及帮一下他。”

刘老师随后短信给我留了刘漱的电话。

我有些忐忑打给刘漱,他似乎一下子听出来我的声音,说:“子木,好久不联系了。”是的,07年初中毕业后,就再也没了联系,一算,也小十年了。刘漱结束电话的时候,提出来周末见一面。约在北师大门口。

一见他,我整个人都傻了,眼前这个瘦子哪还是当年那个有着“钢板刘”之称的刘漱?

他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脸上依旧有当年标志性的笑容,比起以前的又黑又壮,倒是白净了不少。只是他曾经壮硕的右腿却被不锈钢假肢代替,格外地明显。我瞬间明白了刘老师为什么在电话里跟我说的那句:他跟以前不一样了。

“你的腿?”我觉得没有必要回避这个话题。

“打架。”

刘漱当年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混混,因为长得又黑又壮,在学校和整个镇上,被人称做“钢板刘”。我刚到这所学校的时候,被安排在在一个重点班里,老师、同学、陌生环境……有着诸多不适应。那天放学去食堂打饭回来一个人吃,忽然有个人背后跟我说:“你是新来的子木吧?”我一扭头,眼前一个又壮又黑,但笑呵呵的男生,当时我已经知道他的名字:刘漱——但对于他的那些威震江湖的名头,却全然一无所知。

就这样,刘漱成了我的第一个朋友。他非常关照我,因为他的关系我得以迅速和男生圈子熟络起来。有天中午午休时间,一群男生在教室最后一排掰腕子,刘漱叫我来试一试,我第一次跟他比划上,可能他想不到的是,我虽然看起来瘦弱,但力气却能和他势均力敌。

最后,出乎所有人意料,我掰腕子掰赢了。刘漱本来就黑,又憋得满脸通红,我开玩笑说:这下子活脱脱一个《水浒》中“紫棠色面皮”的富安了。

“我服你了,哥!”刘漱后来问我富安是谁,我笑而不答。被刘漱叫了一声哥以后,基本就没有男生敢找我的茬儿。

滴水成冰的数九寒天,刘漱每天晚上都会喊我一起去开水房接开水,然后接水回来冲泡面吃。等的空当儿就让我给他讲故事,他特别喜欢听故事。中考结束后,刘漱非要开小三轮给我往家送行李,我一来觉得路远,二来觉得难为情,三番拒绝,他不听,罕见在我面前摆出了老大的架势,我只好听他安排,回家路上我坐在三轮车后边跟刘漱说:“你有什么打算?”

“瞎混呗,我做不了你那样,你来学校半年,大家都喜欢你,刘老师也说了,你考重点高中一点问题也没有。你知道我为啥愿和你交朋友不,因为我没真正的朋友,不知道为啥,我总有点怕你,后来想想,不是怕,是敬你。”

学校到家有二十多里路,中间必经村落之间的麦田小道,大片金黄的麦子在夕阳下灿灿舞蹈,我觉得此时我和刘漱的心意是相通的,都想把自己的未来融入这片金黄的年华之中。

卸下行李,刘漱的诺基亚便响了起来,他跟我说:“就这,我有事先回学校了。”

“刘漱,你可千万别打架。”我隐隐约约觉得他肯定在这两天不会消停。

“知道了,考上高中记得给来个信儿。”他说完便开着他的三轮走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刘漱。

朋友就像麦田上舞蹈的光

真正的朋友是能温暖人心的

我和刘漱找了一个小馆子坐下来,他跟我说:“毕业那次架,我得罪了一个来头很大的混混,腿也被人家打残废了,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我爸找上门去,那家人说最多赔给我五千块钱医药费,如果不服,就再打我,反正上边有人,不怕事儿。”

“那时我就老是劝你,不要打架,你就是不听。”

“就是说啊,其实现在想想,我一点也不喜欢打架。但你身边的哥们儿都在打,你无法置身事外也就跟着打,就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夏雨,要想不被朋友圈儿孤立,你就只能拿砖头拍人脑袋。可谁想得到,后来还打出了名堂,虚荣心就冲昏头脑了,真把自己当成电影里的浩南哥了。结果出事的时候,我的兄弟们全跑了。”

刘漱残疾之后,一度患上了抑郁症,几次想要自杀,父母为他操劳成疾,好好的一个家因为他的颓废而惶惶不可终日。刘老师是刘漱的本家长辈,也是当初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因为刘漱的事情他来回奔波,通过朋友帮忙要回了一大部分医药费补偿。后来他建议刘漱复习,争取能考上一个好的高中,这样一辈子才不至于苟延残喘。可是刘漱已经因为治疗腿伤和抑郁症耽搁了一年多的时间,而且他的底子太差了,别说初三的课程,他连初一物理中的电路图和化学元素周期表是什么都搞不清楚。

“假如你不复习,你的腿是这样,又没有学历,将来去工地打工人家都不要你!你就争口气吧!”刘漱的爸爸最后撂下狠话。

刘漱走投无路,终于开始了漫长的复习之旅,从初二的课程开始,在刘老师的精心指导下,他从最初的暴躁和抵制中沉淀下来,开始慢慢进入了状态,中间他不止一次提出放弃,理由是年龄太大,压力太大。考试前就因为一个学生看了他的报名表说了一句:“你都21啦!”他差点就又跟别人打起来。他从来没有这么自卑过,也没有这么束手无策过。

中考前那段时间刘漱压力大到不得不靠吃药来苦苦支撑自己脆弱的神经。原本服用激素药会使人肥胖,可刘漱却瘦了整整一大圈儿,视力也退化严重,考场下来的刘漱不停呕吐,连着三天三夜处在极度亢奋之中不能入眠。

他的精神亢奋到了极点,身体却虚弱到了极点,灵魂面前仿佛洪水猛兽随时会吞没他。

刘老师给他买了一套《神雕侠侣》,跟他说:“每个侠客在成长过程中都要经历一道道考验,郭靖是这样,杨过也是这样,杨过为了把重剑从有声练到无声,再从无声练到有声,最后随心所欲终至大成,花了整整十年时间在海中。你现在的付出,是值得的。”

刘漱至此迷上了武侠,一直往上溯读,从金庸的“射雕三部曲“”到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从王度庐的《卧虎藏龙》追到了司马迁的《刺客列传》,那个暑假他忽然醍醐灌顶整整看了八十多本书,中考成绩公布,刘漱考了580多分,高出省重点市一中的录取分数线12分被录取。

他是真的喜欢看故事,从武侠到了后来的传奇演义,又到了后来的各国名著,各种好看的故事都能吸引他的目光,性格也逐渐变得温润,最终高考时候他报考了北师大的中文系,成功被录取。

对我而言,这已经不是一个逆袭成功的故事了,而是一次青春之战的绝地反击。一旦失败,他的人生或许从此会一蹶不振。

“人谁还没个倒霉的时候,哪怕是山穷水尽,也要挺直腰板看清楚自己是怎么被撂倒的。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我不喜欢海明威,因为我们都知道,人既会被打到,也会被打败。有时我会想起来当年去送你的时候,途经麦田,傍晚的光是那么温暖,我从来没有那么轻松和惬意过,所以我说,你是我的朋友,就像是麦田上舞蹈的光,真正的朋友是能温暖人心的。”他又说:“你不必因为后来没有联系我感到抱歉,我听说了,那段时间,你的情况似乎还要糟糕,不过现在好了,我们又在北京见面了。”

你不是富安

你是涅槃重生的江左梅郎

我们都有过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也有过烈马青葱无所顾忌的轻狂岁月,不同的是有的人在宽阔的大道上纵横奔驰一骑绝尘,有的人在逼仄的险道上面临乌云压城山雨欲来,有的人则堕入深谷泥泞之中满眼荆棘衣衫褴褛,这个时候,我们需要一束光来指引远方的路途,来环顾耳边的声音,来叩问内心的初衷。

更多的时候,我们渴望那道光从天而降,笼罩在我们所处世界的每个角落,成为保护我们身体和灵魂的那层铠甲,却往往忽略了那道光从何而来,它所携带的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力量——到后来,满地黄花堆积的处境里,才猛然觉悟:那道光与生俱来隐藏在你我的身上,隐藏在那些守护我们的人的手中,每当挫折狼狈、风横雨狂之际,它便循环激荡,长袖善舞,帮助每一个未曾言弃不曾言败的人坚持到最后一秒。

那道光长什么样子?

也许它是眼中的远方如诗,耳边的且听风吟,心里的锦绣前程,也许它压根就是林中的一节竹笋,河里的一丸卵石,眉间心上的一个神情。它不会改变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甚至不会让一只蜻蜓察觉它的存在,但这道光却有着可以越过泰山,游过北海,穿越森林的力量,将我们带到一个极尽美好的世界边缘。然后它只会轻轻推你一把,并对你说:“只能送你到这里,请继续前进。”

我和刘漱分别的时候,他说:“现在我可知道哪个‘紫棠色面皮’的富安是谁了。”我说:“你现在可不是富安,你是经过剥皮削骨历练之后涅槃重生的江左梅郎。”

我给刘老师打电话,详细问询了刘漱的情况,并得知这小子正在写一本武侠小说,讲的是一个断腿的侠客惩奸除恶的故事。

“这小子写的就是他自己。”刘老师欣慰地说着。

我很感谢那道光曾眷顾我和刘漱的青春岁月,尽管它的出现并没有让我们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但我们却得以在生命漫长的旅途之中,终成一条溪流,顺流而下,归入大海。

作者:子木蠡,90后天枰座宅男。公众号:子木蠡的椽(ID:a3278823591)。一手写武侠鸡汤,一手写小说诗歌的非自由撰稿人,现漂且居北京,向往做一个小吃摊主,偶尔狷狂,舞文弄墨,不知所谓。

编辑:虢雪

喜欢这篇文章?

长按下方二维码,给作者一些鼓励吧!

声明:为鼓励原创写作,“读者故事”栏目中所有的转账二维码均设置统一金额为2元,由用户自己决定是否需要向作者转账以资鼓励。所有的鼓励金都将直接转入作者微信账户,《读者》微信公众号不收取任何费用。

“读者故事”栏目长期面向读者征稿啦!

征稿要求:1.个人原创故事性文章,可以是真实的故事,也可以是虚构的;2.文章内容健康、思想积极向上;3.文章从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发表过;总字数在4000字以内;

4.投稿邮箱:duzheweixin@163.com ,请将文章直接写进邮件正文中,文末加上作者名称和联系方式,邮件标题为:读者故事+文章题目。5.投稿一经采用,编辑会第一时间和作者联系;采用的稿件将发表在《读者》微信上。

6.“读者故事”栏目是专为读者提供作品展示的平台,分享故事,提倡写作,因此暂不提供稿费,敬请您的理解。

7.请勿重复投稿。

rn rn

阅读原文

公众号 读者 最近发布的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