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如何面对竞争?轮值CEO徐直军说:越猛烈越好

虎嗅网 2017-04-15

4月11日,华为分析师大会(HAS2017)在深圳举行。按照惯例,徐直军、徐文伟、丁芸等几位华为高管面对分析师、记者解读了过去一年华为财报的各项数据和对未来的前瞻与目标。
但每届分析师大会最精彩的部分并不是PPT展示雄厚的技术实力和靓丽的财报数字环节,而是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在上午现场接受Q&A的那1个小时。每次徐直军自由奔放、莫名自带幽默感并一脸严肃的回答都会为媒体的写作贡献不少素材。这次也不例外。
就在3月31日,华为刚刚发布了2016年财报,去年实现销售收入52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净利润371亿元,同比增长0.4%。
在被问到去年的净利润为什么仅增长了0.4%——自2013年以来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时,徐直军顾左右而言他,提醒外界关注华为每年的研发投入。
2016年,华为研发投入764亿元(约合111亿美元),同比增长28%,这也是华为的研发投入首次超过100亿美元,并挤进全球科技企业前五,超过苹果的研发投入:去年三星研发投入为140亿美元、英特尔121亿美元、谷歌120亿美元、微软119亿美元、华为110亿美元、苹果100亿美元。
徐直军表示:“未来我们每年的投资规模将保持在100亿 - 200亿美元,从而保证华为在数字化社会、智能化社会不掉队。”
美国市场一直是华为比较尴尬的现实问题,但每次无论是分析师还是媒体都喜欢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今天有媒体问徐直军美国针对华为的最新调查情况以及华为在美国市场的策略。
徐直军的回答非常像国务院或部委的发言人:“我真没有听到任何有关的调查情况。对华为来说,在美国我们的战略和定位都没有发生变化。华为的三块业务都存在,运营商市场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企业市场我们会一步步发展,终端暂时不是我们的重点,但长远会是。”
而另一边,作为华为当前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市场对华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今年第一季度,华为创始人任正非74天见了6个省的省委书记,平均每12天任正非就会与一位省委书记见面,并且每到一处就会与当地政府达成战略合作……
徐直军对此解释道:“华为与政府的合作很简单,两种模式:一是我们提供产品给合作伙伴,合作伙伴提供服务给政府;二是我们用云服务的方式直接给政府客户提供计算能力。”
竞争
对华为的云计算实力,徐直军信心十足,他认为华为有三个突出优势:
1)有强大的线下系统和生态,以面向客户;2)多年与全球运营商的合作基础,能解决每个市场的准入及各方面问题;3)全球化的强大研发能力。
谈及与亚马逊AWS、微软Azure的竞争,徐直军坦率地说:“他们在发达市场已经占据了优势地位,我们在欧洲市场主要通过与电信运营商共同发展本地化可信赖安全的云服务。而发展中国家是华为的优势,因为我们在这些国家有广泛长期的存在。我们会和AWS、微软云等长期竞争与共存。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的阿里云和腾讯云连续多个季度取得了三位数增长。云计算已经成为各大企业的兵家必争之地。
除此之外,摆在华为面前的还有很多问题,比如如何面对IBM、Oracle等IT厂商的竞争?徐直军表示欢迎竞争,并且竞争越激烈越好,他说:“在电信运营商市场,我们和IT服务厂商是合作伙伴,我们提供产品。电信运营商的IT系统是生产系统,定制开发工作量很大,变化很大;BES很难面向其它行业复制。在电信运营商转型上,我希望IT厂商来得更猛,竞争更猛烈,投资更大。我们通过和IT厂商的竞争与合作,帮助运营商数字化互联网化,在面对OTT竞争时更敏捷,满足客户需求。
华为是运营商的最大利益既得者,我们希望帮助运营商数字化转型,使得他们能胜出,这是我们的战略。所有运营商不希望CRM转型,华为希望挑选几个有意愿的运营商打造成标杆,实实在在展现转型的好处,吸引更多运营商来转型。我们未来和所有IT厂商既有竞争又有合作。”
5G
每年的分析师大会5G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关于5G何时商用的问题,徐直军说:“3GPP全5G标准在2019年冻结,因此在2020年商用是比较合适的。少量国家有一些特殊需求,做了简化版本,2018年就能商用。”
为了过渡,华为前年提出4.5G的概念,来保持自己的竞争力和技术迭代能力。

徐直军还喊话竞争对手:“华为投资5G不代表不投资3G、4G,事实上华为大量投资仍在3G、4G市场。我不相信在移动通信这么复杂的市场上还能有新的玩家冒出来。移动市场很特别,它的竞争不来自于新技术,而来自于你过去的技术做得怎么样。如果在3G、4G市场上没有强有力的技术竞争优势,想在5G时代成功很有挑战,既有的玩家也不能躺着睡大觉。

转型
最后,让我们把目光转移到华为的转型上。
华为内部项目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我们的整个目标是把IT架构转向云架构,把应用尽可能迁移到云上,把供应链系统变成在线的、可以直接下订单和交易的系统,把整个软件变成Cloud-native的开发模式。”徐直军告诉记者。
但他也坦言华为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充满挑战:“我们(转型)遇到的挑战和阻力不会比运营商小,但我们的战略是清晰的——必须把自己数字化,才能使客户数字化。比如我们做智能手机业务就面临线上线下的冲突,我们后来把线上模式弄明白了,我们的互联网品牌荣耀已经成为线上最大的品牌,我们不仅学会了怎么在线上卖手机,还做了创新。”
他认为,数字化转型关键在行动而不是讨论。

公众号 虎嗅网 最近发布的文章
推荐阅读